Ash

“它们的目的是把氢气转化成可供呼吸的氧气。”
“但我想说,它们是花。仅此而已。”

我流百合

“缺氧会导致人的死亡。”她带着氧气面罩,熟练地操控直升机,“往往是这样的,你感到眩晕吗?”

窗外掠过一团团棉花糖般的绯红色云彩,橙色的光铺满了天际。荷莉的视角不断变化,她拉长手臂。痛感穿透了紧身衣游走于神经的末端。
爬升,爬升。
I need to survive.她想着,后脑勺传来钝痛,血腥的夕烧在她的视网膜上投下叫人头晕目眩的图案。
我不行了,我缺少空气。我会死。稀薄的氧伴随着陡然拔高的机身,她感到气温也在下落,大概要接近零度了。
“别动,你会断掉的。”伊芙琳抱着手臂,在玻璃罩外坐下来。荷莉的眼前扫过一片电子的美丽淡蓝色,她乖顺地静止下来,如同一个弹力女超人等身玩偶。“吻他,迷惑他,你会赢得胜利,我们需要你这样做。这是命令。”
伊芙琳站起身,傲慢得像个女皇。她踩着白骨和血液蛮横地掐住荷莉的下巴。“我们本可以成为朋友。”她的乱发随着气流飘拂,挡住了她的眼睛。荷莉迷醉的双眼失神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她身后的城市和黄昏的星空。荷莉扑了过去,身子软得像被抽去了肋骨。

“我只是你这个天才背后的天才,亲爱的。”伊芙琳摇晃着酒杯。人们总是需要英雄,需要超人出现在他们的屏幕上的,他们无知,虚荣而又自大。他们能信任的只有强大的,真实的科技。这一切都要交给她,而兄长,超级英雄们,荷莉是她再好不过的手腕。政府不能通过那份议案,她会阻止这荒谬的举措。伊芙琳一直都比兄长要强,尽管表现得有些冒失。我们要拿到父亲公司的继承权,我要。她盯着屏幕,指尖恶狠狠地抵在哥哥的鼻子上,可怜的年轻男人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温斯顿和蔼地笑着与她举杯对视,笑容天真得如同婴儿。她冷静地思考着,与哥哥这等人背道而驰实在是太简单的事了。伊芙琳的嘴角上扬,涂了唇彩的双唇抿在了一起。控制人们的生活?很简单,我们制造恐慌。她的大脑飞速旋转,那笑得如同孩童的兄长忙着在名流之间来去,而她,伊芙琳不动声色地隐藏着,在生活的背后,黑暗的网线下,电光迷离的社交网络后。

“你知道吗,亲爱的?我不会输。”荷莉透过暗色的警车车窗看她,伊芙琳的侧脸似乎有隐隐约约的笑意。温斯顿胆怯地缩了缩身子,又追上去。敲打着车窗对幺妹唠叨着什么,满脸责怪与怜惜。
“我可救了你的命……嘿!”警车绝尘而去,荷莉无奈地揉了揉头发。也许真像她哥哥说的那样,伊芙琳拍两下手就能毫不费力地出来了。

“你需要氧气吗?缺氧而死可是会变得非常难看的。”伊芙琳拍打着方向盘,放肆地笑着又一次陡然拔升。她大踏步地走来,掐住了荷莉的下巴。
“Hmmmm……Violet?那是你女儿的名字,”伊芙琳皱起了眉头,“你还是叫Scarlet比较好。What about you,girl?”
猩红色的。她的制服和发色,以及她的眼睛。
荷莉用最后的力气扣下了扳机。但为什么伊芙琳凑了过来?她想不通。

“Evelyn你这坏姑娘!你出来了!我依旧不敢相信那是你干的,我担心死你了上帝啊……”
一头乱发的女人满脸写着不耐烦,被温斯顿用力地抱住。
“所以那家人还住在汽车旅馆里头吗?难以置信。”
“噢不不不,他们是我的朋友,是不是Eve?我把他们安置在那栋别墅里了,你知道的,就是靠着山的那栋,刚好空着嘛。”

荷莉抬起眼睛,觉察到了那种视线。她环视四周,浑身不自在地放下了酒杯。
“别这样嘛,我还想问问你为何拒绝我呢。”女人笑了,“I always love having sex on the plane.”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