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

“它们的目的是把氢气转化成可供呼吸的氧气。”
“但我想说,它们是花。仅此而已。”

如何挽回你的落跑小娇妻(?
复联三预告是个什么几把 大家不要信 都是假的。
所以来一小口糖吧



致吾弟:

你好,洛基。你离开这里已经两周了,请原谅我不会像你一样说那么多好听的问候和致意,只能这么进入正题。近来的天气都很糟糕,伦敦冷得像温德米尔。我想是因为没有你的缘故吧,我最近很无聊。有那么几次我甚至想去找那个被你所称为二流法师的男人谈谈,你也许会看不起他,但博士的确是个不错的人。
我已经学会了点外卖,天啊,其实味道很好,但我真是不习惯,我的胃只能消化你的手艺。你的西装我试着洗了洗,但它好像不应该被这么对待。我打电话给钢铁侠,他本人刚好有空回答我,告诉我这种面料只适合送去干洗店。
我看见什么东西,都自然地想到你。那天我去公园里散步,有只小猫,黑色的皮毛和绿眼睛,我还以为你变成猫儿想回来看我了呢。我对着小家伙说了半天话,被一个老头子当成了病人,好心地要送我去医院。
我想你,弟弟。不知道北欧的天气怎么样?你怕冷,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希望你别再穿那些薄得要命的紧身西装,它们保不了暖。就算你看不起中庭的那些人们,也不要伤害他们,毕竟你也是一个会咳嗽的神。
昨天我去两条街外的店里买了一束花,很漂亮,几乎像你一样漂亮。我要试着打扫家里了,尽管听起来很滑稽。
对了,我要向你介绍一位姑娘,她是这两天新搬来的,你走之后不久。我帮她把箱子搬进了屋子,我想你不会介意?内莉是位可爱的女士。她替我解答了关于花儿的问题,我希望你回国后能见见她。内莉人很好,她也会很愿意见你的。
希望你能回心转意,并且弄明白并不是我的错。
望你快快回信,附一个吻。


你的兄长兼爱人



致傻得要命的哥哥

嗨,哥哥,我相信你没有我也过得很好,因此就不客套了。这地方很美,它的名字我学了很久也念不准确,像是个俄文发音。北欧没你想象中那么冷,这里临海,白色的街道上能吹到咸咸的海风。人们在夏季穿短袖,阳光是苍白的,风里总有一点明快的悲伤。
到这里的第三天我在门口收到了半打玫瑰花,放在盒子里,枯萎得差不多了。我找了几支还算健康的插在水瓶里,你要温柔地对待那些花儿,别把它们放在阳光下一个劲地照。对面的广场上常常有鸽子停留,不过很少有人喂它们,像在英国那样。明天我会一个人去看午夜场电影,这里的治安非常之好——你不必担心。目前的天气很好,没有伦敦那么阴雨连绵。
话就说到这里,我必须非常严肃地和你探讨一下有关邻居交际的问题。内莉是谁?第二个简·福斯特?我记得我说过多少次了,中庭的女人都在耍些你想不到的把戏,她们能把你玩得团团转。而你!上帝啊,你居然好心地替她搬箱子。真了不起,我都要感动了。你就应该挂出一副笑脸然后礼貌地把门关上并且把保险链拴好,否则她迟早会爬上你的床。听我说,哥哥,中庭的女性就只有那个红头发的俄罗斯人信得过,而就算是她,我也不愿意让她踏进我们的房间半步。
我要出门了,信到这里。你该庆幸你糟蹋的西装并不特别贵,只是别再好心地洗它们了。记得外卖的盒子要扔掉,出门别忘了带伞,伦敦想必很冷。
如果你再敢和那个女人说一句话,我这辈子都住在北欧。


弟弟

致吾爱

我最近闲得没事,但你也许很忙。赫尔辛基是个可爱去处,尽管你没有告诉我,我还是查到了那地方。伦敦近日天气转好,你不在真是可惜。我去了伦敦塔桥和伦敦眼,是博士答应了带我在中庭逛逛的,因为你恰好不在。别误会,不是班纳。商场里摆着复仇者的模型呢!你能相信吗?那些制作得真棒,售货员小姐盯着我看呆了,我就像一个等身大的雷神模型。
另外,花开得很可爱。昨天我抽了一支放在阳台的水瓶里,有几只鸽子朝着它飞了过来。虽然中庭有些地方很不错,但我还是想念我们旧时的家乡,可惜它已经不复存在了。泰晤士河边有许多人在唱歌,热闹极了。我躺在草地上,感觉像回到了我们的童年时代。中庭贩卖一种长得像棉羊的食物,毛绒绒的,粉红色的,有股甜丝丝的味儿。
听说你要去看夜场电影,我特意问了问博士。他说这是一种把故事投影到墙上的玩意儿,人们的影子在那上面说话走动。
噢,对了,关于你对内莉的态度,我必须说明一下。她真的是个非常可爱的姑娘,有着棕眼睛和黑头发。我告诉她我的弟弟出门在外,她就要求替我清理清理房间。这样的邀请我总无法拒绝吧?我清楚你的那点儿小心思,弟弟。或许明天她会教我怎么用中庭的那些厨具,等你回来我就能试着做饭了。你不必太担心。
又及,你最好查查周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不是所有的人都出于好心会在你门前放一盒花,北欧不比英国这儿安全。



你忠诚的爱人


致兄长

这是来自你弟弟的信。首先要告诉你一点,我最近过得很好,夜场电影精彩极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我好像找到那位在我门前放下花朵的人了。他是个大学生,很年轻,换成我们的年龄也就一千来岁吧。他是个来自南加州的小男孩儿,比我晚来几天。威廉——这是他的名字——说他只是想逃出来,逃离教授essay和考勤,让他在学业压力之下喘口气。好吧,威廉是个羞涩的年轻人,他在看电影时刚好坐在我旁边,是他把那盒花儿放在我门前的地毯上,可惜都枯萎了。美国人都这么热情吗?你那个金发大胸的美国同事可是想置我于死地呢。我和他谈得很开心,我告诉他我是个英国人,有一份编辑的工作。他丝毫不知道我的身份,真是太有意思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在哪里,那我也无可奈何。赫尔辛基的确是个漂亮的地方,每天收到一束花也是不错的事情——你绝对不会误会的,对吗,哥哥?
我要停笔了。威廉和我约好了在日落时去港湾的酒吧,你最近怎么样?伦敦比这里冷多了,记得穿够衣服。还有,我并不在意你和内莉的关系,因为我相信你,她也许会是个好姑娘,是我太自私了。
我出门了,保持联系。


你的爱


给弟弟


天哪,洛基,你真是太不懂事了。你怎么能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这么和一个陌生人去酒吧?他到底为什么天天给你买一束花,你难道还不懂吗?威廉姆斯——或者别的什么,我敢向上帝,不,老爸的胡子发誓,他一定不安好心,美国人向来都是这样的。史蒂夫还不是把他曾经的忠贞友情硬生生升华成了爱情?你看,自由的美利坚就是这么多情又狡诈。我真的不是想怪你,但你马上回来,在我挥着锤子找到你之前。
还有,内莉……啊,我真不知道怎样说才好。我和她只是极其单纯的友情,但今天她在花瓶下压了一张纸条。我犹豫着是否要读给你听,但你一定会生气的。
总而言之,你快些回英国,一刻不能耽搁。告诉那个他妈的威廉离你远点。


你的兄长


给蠢哥哥

你怎么这么傻?威廉是个好心眼的年轻人,他就像白纸一样干净,不可能和我有更多的情感了。我真不想解释给你听,因为你总是这么小气,故意把人往坏处想。还有,那个女人给你写了什么,我猜一定是告白信吧?真不错啊,雷神阁下。她一定被你的魅力所折服了,心甘情愿地爱上了你。哼,她有什么好?棕眼睛,黑头发,身材平平,呆板,毫无乐趣可言。她能陪你直到生命的尽头吗?她能和你并肩战斗吗?她什么都不能,而你,你在看什么?不可以,你一眼也不许看她。只有我才配得到你那样的目光,而不是这个刚出现没几天的弱小蝼蚁。
你今天真是不可理喻,我要赶回来,乘最早的班机去杀了那个女人。别想阻止我,否则你也会挨上一刀。


洛基·奥丁森


给我的玫瑰花

我真是太高兴了,你终于肯回来了。我知道你只是嘴上不服是不是?我已经开始清理家里了,你的钢琴落满了灰尘,我想今天我得好好擦擦它。你想要什么花?要玫瑰吗?那种放在盒子里,上面扎缎带的新鲜玫瑰?我相信它比一束枯萎的花儿更能打动你。或者蔷薇花也很不错,你一在机场出现我就把它塞进你的怀里。
对了,根本没有什么内莉,我只是叫你生一场气,这样你就会快快的,心甘情愿地回到我身边。亲爱的,这是不是很棒?


你的兄长兼爱人


致哥哥

你以为我不懂你的心思?你的大脑就像透明的一样好猜。什么见他妈鬼的威廉,你要是晚些来这封信我就要说我和他上床了。玫瑰花是房东太太放在地毯上的,看电影时我旁边坐着一对小情侣。
顺便,蔷薇花糟透了。
我想你准备好迎接扑到你怀里的花儿了,哥哥?


弟弟



附两人日记二则

该死的哥哥,他怎么还不逼着我回家?难道我对他就一点儿也不重要吗?真蠢,不知道他的脑子里装着些什么。


威廉是个他妈的什么?那个小混蛋,亏我还编出内莉的故事,他那性子不赶紧回来捅我一刀就奇怪了。

评论(2)

热度(54)

  1. 吃土氨酸密码子ಠ_ಠAs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