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

色情作者

咬死他或吻他 「犬狼」

突然感觉这篇应该叫“以痛吻我”


深夜的一个小故事。
莱姆斯这种类型真是太可爱了,虽然又弱又苍白但是却具有狼人的野性,反差贼棒。
在掠夺者中不是最具个性的那一个,有着毁灭性的力量,但他选择了保护和温柔。小天狼星生来的那种忧郁和叛逆应该很多女孩子喜欢吧,但只有极少人知道他是如何让自己不去在意才能变得那么洒脱。犬狼也许是某种意义上的互相救赎??
说得艺术一点就是分别挣脱家族(布莱克家)和命运(狼人)的枷锁,去追求爱情和幸福(迷之简爱既视感


莱米半狼化,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设定x

顺便我依然是锤基girl 最近HP陷得有点深
————————————————————

“不——不——不,你根本就不懂。不应该是——这样的——”莱姆斯气急败坏地在公共休息室里绕圈子,说话的声音口齿不清。西里斯和詹姆懒洋洋地倒在离炉火最近的几把椅子里,眼神跟着他转来转去。

“得了,莱米。为什么不停下来享受生活呢。瞧瞧,这安稳的夜晚——”
“——就是啊,一个干燥,温暖,朋友陪伴的小假期。我敢打赌它大概忘了这回事,你知道的,你身体里那头小狼。‘嘿兄弟,我最近想放个假,去见见我的小女朋友,拜啦。’”西里斯捏着嗓子说话,学得惟妙惟肖。詹姆瘫在椅子里笑出了声。
“可是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他妈又是什么!我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这种情况。”莱姆斯对着镜子掰开嘴,检查着自己冒出来的两颗不寻常的狼牙。它们白森森地立在嘴里,阻碍了他正常的说话,还显得有些渗人。
“呃,或许这是那位老兄忘了带走的,为了让你以后啃牛排的时间比我们快一倍。”詹姆充满嫉妒地接口,他一定觉得这酷极了。
“没错,还有——等等月亮脸你刚刚爆了粗口?!我能再听一遍吗?”西里斯的关注点不太一样。
莱姆斯检查着那对狼牙,用舌头试探性地舔了舔牙尖。西里斯不动声色地咽了下口水。


莱姆斯本来已经准备好迎接月圆之夜的变身了,可他发现不同于往日,他没有在黑暗潮湿的打人柳下面,而是在温暖的格兰芬多宿舍里醒了过来。他几乎吓坏了,以至于有点结结巴巴:“我——不可能,不应该的——月圆……没错,怎么会这样?”
“庞弗雷夫人说你很反常。”西里斯懒洋洋地告诉他,“她确认了你没有变身的迹象,就把你送了过来。”
“她怎么能?我有可能在这里变成狼人!在这儿!格兰芬多的宿舍里!”莱姆斯恢复了镇定,开始感到恐慌。
“那很酷。”詹姆已经开始幻想那个场面,“我们能把鼻涕精绑到这儿来吗?”
“让他开开眼界。”西里斯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莱姆斯当初决定去图书馆查查这种反常情况的出现是什么原因,但詹姆和西里斯惊愕的表情让他走不动道。
“梅林啊——”西里斯看起来尤其悲哀。
“——我们的月亮脸!你终于要变得和那些级长一样了吗,别告诉我是的!”詹姆同样愤慨地说,看起来宁愿被狼人咬死也不会让他踏出前往图书馆的一步。


“太奇怪了,这没有理由。”莱姆斯几乎是每隔几分钟就要去照照镜子。“看在老天爷的份上,你晃得我头晕。”只有西里斯的声音在抱怨,詹姆已经倒下睡着了。他翻过一把椅子走向莱姆斯,后者正在盯着镜子。
一双手缠上了莱姆斯的脖子。西里斯站在他身后,足足比他高上一头。他从后面握住莱姆斯的下颌,然后稍微用力使他张开嘴。莱姆斯感知到指尖皮肤正在摩擦他的牙齿,他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咬下去的冲动。身后的人轻声笑了,扭头凑近莱姆斯的鬓角,热热的吐息一直从后颈传到耳根。他浑身震颤。西里斯感受到了他细微的挣扎,一个错身放开了他:
“牙口不错,哥们。”西里斯的语气像平日的恶作剧之前一样,充满着一股子无恶意的欢快。
莱姆斯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咬住了嘴唇,面容扭曲。一种巨大的安心和失望包围着他。


西里斯握着羽毛笔不住地打哈欠,但他还得等莱姆斯把论文写完才能抄他的好蒙混过关。
“嘿,一个小时了,你就写了这么点?半英寸都不到!”莱姆斯停在他面前,捏起那张纸片,“这回你别想抄我的,上回是最后一次,说好了的。”莱姆斯会习惯性地检查他们的作业,这几乎是他的本能,就算自己处在狼人阶段也一样。“我说真的——西里斯你别笑,否则你就是第一个因为没有完成论文而被狼人吞下肚子的人。”詹姆这么评论。
西里斯痛苦地蜷缩成一团,他哀嚎:“不——别这样,莱米,亲爱的,我会死的,你行行好吧。”
莱姆斯听着西里斯不停地唠唠叨叨,无非是请求他贡献出自己的作业。他感觉房间在一点一点缩小,挤压着他的身体,让他不能呼吸。柔软的皮肉下,富有弹性的,年轻的血管破裂,鲜红色的粘稠液体喷溅在他脸上,他感觉野风吹过自己毛茸茸的脸颊,他看见了猎物,很好……


西里斯一声吃痛的低吼惊醒了他。

莱姆斯回过神来,他以一头狼的姿态伏在西里斯身上,整个身体笼罩在他上方。那两枚尖尖的狼牙此刻抵在西里斯浅青色的血管上,再深一英寸就能致他于死地。
“呃,莱米,论文我会自己写。”西里斯强作镇定地说,一双眼睛却暴露了他的惊恐,“我没事儿……梅林啊,莱米,你别这样……”
西里斯的声音开始发抖,但不是因为受到的突然袭击。

莱姆斯怔怔地把手松开,瘫软在地上。他捂住自己的嘴不停地颤抖,然后发出一声可怕的抽泣。西里斯乱了阵脚,他把莱姆斯扶到椅子里,男孩瘦弱的肩膀抽搐着,脸埋在手心里。
“看在梅林的份上,我什么事都没有!别哭了,莱米,我不会死的。”西里斯跪在他的同伴面前,眼睛里的担忧足以攫取一千个姑娘的芳心。他把莱姆斯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血管在白而薄的皮肤下随着心脏稳定地跳动。
莱姆斯咬住了嘴唇,手指犹豫着搭在他的皮肤上面。

“我的生命,就在这里。”西里斯说,“你知道,我他妈的从来就没后悔过。”他站起来,手指温柔地插进了莱姆斯的口中,使得他被强制张开嘴。西里斯抚摸着他的两枚狼牙,然后用力地把莱姆斯拥入怀中,并且把最脆弱的侧颈暴露出来。
这往往是狼的同类之间做的动作,表示完全信赖,臣服,毫无保留。
莱姆斯愣住了,西里斯垂下来的头发拂过他的脸颊。他叹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他把嘴唇贴在了西里斯的脖子上。


西里斯居然像触电一样弹起来,瞪大了眼睛,莱姆斯如梦方醒般捂住了嘴。
“月亮脸?梅林的裤子啊!我在做梦吗?快,给我一记耳光。”西里斯鼓起脸颊凑上去,期待地闭上眼睛。
果然不出他所料,莱姆斯用他超常的狼人臂力粗暴地揽过西里斯,然后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拉向自己。
一个侵略性的,黏糊糊的吻。
西里斯睁开眼睛,他爱死了莱姆斯皱着眉认真地和他接吻的样子,和平日里研究题目一样,真他妈性感。莱姆斯把脸偏开,却露出通红的耳尖。
“你少用这种下作的手段。”莱姆斯冷冷的声音传进西里斯的耳朵。“哦,下作的手段才高明,你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它。毕竟我只有这一点才能让你折服。”
莱姆斯又骂出了声。西里斯大笑着用嘴堵上级长的嘴。


“你不会明白的。”西里斯含含糊糊地说。他们扯开一点距离,直视着对方朦胧的眼睛。
“你皱眉接吻的样子有多性感。”

“你也不会明白看见好兄弟坐在另外一个兄弟的腿上接吻并夸他性感是什么感受。”
西里斯一个战栗,从莱姆斯的膝盖上摔了下来。于是莱姆斯清楚地看见詹姆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冷冷地看着他们,像一个看着女儿出嫁的父亲。
“我好歹以为你会是上面那个,西里斯。别告诉我你打不过月亮脸,说真的,这太屈辱了。”


莱姆斯平躺在床上,磨着嘴里渐渐恢复正常的牙。他在回味那个吻,是那个吻抵消了他杀戮的欲望。他的床上跳进来了一个人,灵活地钻进了他的被子里。
西里斯像个小男孩一样靠着他的胸口,灰色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莱姆斯叹了口气,揉着他的头发。
“怎么样?我那些下作的手段还高明吗?”他问。这明明就是挑衅,莱姆斯有些可惜,因为嘴里那对狼牙已经消失了。他不甘心地磨了磨牙,西里斯感觉到人类平整的牙齿轻轻地压上了他的脖子。他笑了。

真希望能再尝尝狼牙的味道,西里斯这么说。这一回他扑了上去,像一头真正的狼一样咬住了莱姆斯的嘴唇。



评论(7)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