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

色情作者

舞伴

诸君 我热爱骨科年上(喂
大概是火焰杯时期??总之是金色长发双子就对了xx 长发太好看了我暴风哭泣
cp无差向 如果非要分攻受大概是Fred/George上网查资料发现Fred是哥哥ww




今生做兄弟来世做爱人↓


“23,24,25……该死的,又是圣诞舞会,圣、诞、舞、会。”弗雷德第一次听见他的兄弟用郁闷的口吻说话。他转过头,看见乔治握着铅笔在日历上打圈,然后在圣诞节那个小方块上画了一个叉。弗雷德裹着被子靠近了一点,他们挤在同一张床上,本来在研究鼻血牛轧糖的改进配方。

“嘿,我以为你喜欢圣诞节。”
“是啊,但并不是圣诞舞会,”乔治无力地笑了,看起来异常颓废,“我几乎厌倦了再去找舞伴。”
“呃……安吉丽娜会很愿意和你跳舞的。”弗雷德给他建议。而乔治若有所思地说:
“她前年和你一起跳,去年和我一起跳,她不会再想看到我们这张脸了。”乔治指指弗雷德的脸,他看见一张自己的脸冲他扮了个鬼脸儿。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找舞伴的期望也破灭了。”弗雷德开了个玩笑,试图安慰无精打采的乔治。弗雷德看着乔治的侧脸,他低垂的眼睛,包括发丝的弧度和嘴唇的形状,每一个细微末节都和他一模一样。他的脑子里迅速冒出了一个绝妙的计划,想到这里,弗雷德的心跳都开始加速。
“怎么说,我想圣诞舞会是个很不错的契机。”弗雷德脑子里的计划逐渐成型,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标志性的坏笑,“毕竟那么多人都在看着不是吗,我们可以大出风头。”

乔治把邀请舞伴的事抛到脑后,精神抖擞地开始准备分享弗雷德那个计划。弗雷德只是继续说:“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他笑了,乔治兴奋得浑身发抖。
弗雷德翻身下床,撩开袍子的下摆,单膝跪地,抬起下巴:
“我有这个荣幸请您做我的舞伴吗?”他说。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爱意和狡黠,像是星星在发光。
乔治激动地握住他的双手,当弗雷德深情款款地看着他时,他装模作样地说:“梅林的裤子啊,我当然愿意和您这样英俊的先生共舞!”
弗雷德一跃而上,把他弟弟的半个肩膀抱在了怀里。李推门进来时,喉咙里因为不适而发出一声干呕:韦斯莱家的双生子抱成一团傻笑着。他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韦斯莱们为自己精妙绝伦的计划而骄傲,并且把烦恼一扫而光,等待着圣诞节的到来。为此,他们不惜把所有的课程都用在准备计划上,三番两次传纸条,打手势,交换眼神。
“我打死也不跳女步。”乔治不露声色地靠近弗雷德,在他耳边咬着牙说。
“乖乖听话吧,韦斯莱夫-人。”弗雷德悄声说。乔治在桌子下踩了他一脚,随即自己被狠狠地掐了一把。

“你的哥哥们最近好像有点奇怪。”哈利努力寻找着合适的字眼。
“我觉得都差不多——小心你背后,他们估计想策划一次大型恶作剧。”罗恩说。

第一片雪花终于从霍格沃茨的上空飘落,天使们也唱响了圣诞颂歌。
“乔治和弗雷德最近不大对劲。”罗恩忧心忡忡地说,“我昨天看见乔治在练习女步,真是惨不忍睹。你们最好防着点儿。”
孪生兄弟黏在一块儿走了过来,他们看上去密谋着什么,使人感到非常不安。
“放心吧,他不会扑到你身上和你跳舞的。”格兰杰安慰她的男朋友。

圣诞舞会那天格外热闹,哈利挽着金妮,罗恩气喘吁吁地从人群中挤过来:“见鬼了,安吉丽娜居然没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跳舞!我想不出他们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哈利清楚罗恩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赫敏也挤了过来,几乎是所有人都到齐了,罗恩伸长脖子,寻找他那两个哥哥。然而他们就像消失了一样决心不参加这次舞会。罗恩看上去很高兴:“至少这次没有人往我脖子里扔那些可怕的小玩意儿了。”
大厅的门缓缓打开——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在万众瞩目下快步冲了进来。他们穿着浅褐色的西装,红金色的长发闪闪发亮。

“你——呃,你们的舞伴是谁?”罗恩压低了声音问道。而弗雷德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彬彬有礼地抬起一条手臂,乔治模仿着女士动作挽住了弗雷德伸出的胳膊。
“我有幸为你们介绍,我的新舞伴——韦斯莱夫人。”乔治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姿态,罗恩瞪圆了眼睛,话都说不利索了。周围的一小堆人自动为他们让出一块圆形的空地,并用敬畏的眼神看着他们。金妮不自然地涨红了脸,小声向哈利解释道:“他们只是想吸引别人的目光而已。”弗雷德和乔治环视四周,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第一支乐曲响起,是一首甜美的小快板,
弗雷德绅士地托着乔治的手臂,几缕红金色的头发垂落在他的脸颊旁边,像流淌着火焰的丝绸。大半个礼堂的人随着其他人的目光纷纷望去,有些好事之徒开始冲他们吹口哨尖叫。这对兄弟紧盯着对方的眼睛,笑意满盈地踩过一圈圈舞步,长发飞扬。柔和的曲调硬生生被跳得欢快而热切,一个旋转,又一次擦肩,有些人停下来注视着他们。
一个完美的ending,弗雷德揽着乔治的后腰向后倾倒。气氛被这对双胞胎彻底点燃,一些人出于恶作剧而暧昧地尖叫起来,弗雷德和乔治却不以为意。
毕竟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一支又一支舞,他们累得微微喘气,看着对方的眼睛,那里面一模一样的坏笑映着灯光,像万众瞩目的星星。

“跳女步是真的累。”乔治夸张地扭曲脸部。
“计划里你应该穿裙子的。”弗雷德接口,罗恩心情复杂以至于还暂时不能直视他的哥哥。迪安和一小群格兰芬多走了过来,推着乔治的肩膀怪叫道:“韦斯莱夫-人!”
乔治转过头,善意地向弗雷德比了个骂人的手势。弗雷德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和乔治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开始磨磨蹭蹭让其他人先回去。罗恩巴不得离他们越远越好,于是拉着哈利和赫敏一起离开。
他们一直跑到了格兰芬多的塔顶,星光并不亮,夜很深。弗雷德坏笑着,说:
“希望我们脑子里想的是一样的。”
“不巧,我现在只想给你一个恶咒。”乔治说。
“别这样,你的o.w.ls考过的科目还没我多。”
“得了吧,我们俩加起来能有七门就不错了。”
他们停止了争吵,谁俯下身子,轻软的吻落在男孩子的唇角。
双胞胎中的一个吻了另一个。

乔治舔了舔嘴唇:“你该不会给我下了迷情剂吧。”
“我想就算不用它,效果依旧显著。”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