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

色情作者

站在世界中心与你接吻

又名「论如何对整个伦敦的人施一忘皆空」

刚考完试,最近比较忙
哈德成为我继锤基之后的精神鸦片




“Wanna kiss u now.”

早上九点的伦敦地铁是哈利心中仅次于德思礼一家和斯内普的噩梦,尽管他没有太多机会像个上班族一样去赶地铁。
“呃,波特……我觉得我快被这麻瓜的衣服勒死了。”德拉科的声音一丝一丝地从牙缝里挤出来。哈利没有回头,而是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地铁路线图。

德拉科在胡说八道,哈利想,那个坏孩子,他只不过想引起注意力罢了。他猜对了,德拉科开始无聊地用魔杖尖端在他背上画圈。“别把那东西拿出来,收回去。”哈利不得不警告他。

“我想我们应该走这条线,这样可以少转一个站。噢,希望人不会很多。”哈利终于转过身对德拉科说。金发的少爷气愤地瞪着他,仿佛在抱怨他的视而不见。德拉科的酒红色一字领毛衣微微露出一点白皙的皮肤,柔软的针织品在脖子上松软地绕了个圈儿。像一个赶地铁上学的中学男生,哈利恍惚地瞧着德拉科,那张苍白的脸被地铁里的暖气染得两颊带上粉红色,浑身散发着一种温暖而干燥的香气,尝起来如同梦幻般的甜奶油。
“我可以把这条围巾取下来吗,热死了。”德拉科用手指勾着方格围巾,不耐烦地说。
“等会儿出去会冷的,这儿可是伦敦。”哈利说,帮他细心地理好。德拉科吸吸鼻子,乖顺地让哈利的手指无意地碰到他的下巴和脖子。他们已经踏上了向地下的扶手电梯,德拉科回头看看哈利的脸,世界在黑暗里一点一点沉没,这种在岩石之间,向地心坠落的奇妙体验让他感觉像一只鼹鼠。哈利抱住了德拉科的肩膀,脸颊蹭过那暖暖的围巾和下面柔软白皙的脖子。德拉科的金发在冬日很不给面子地起了静电,看上去脾气不太好地蓬松炸开,以至于他都放弃了把它们梳到额头后面,因为这样做只会耗费更多的发胶。

他们的运气还算挺好的,因为地铁一直等待着他们。它发出抱怨的低沉轰鸣声,像一只巨型的猫咪在不满地呼噜。
“mind your steps.”哈利模仿着车站广播里的声音,一只手牵着德拉科,看着后者跳过那道黑色的缝隙轻巧地跃到他身边。地铁晃晃悠悠地开动了,德拉科好奇地把鼻尖贴在玻璃上,看着深黑色的隧道在窗外飞速掠过。窗户很快因为他哈出的白气而模糊了,德拉科用手指把玻璃擦干净,然后看见身后的黑发少年对着玻璃,指着自己的后背夸张地做口型:
“蠢,死要面子,小心眼,尖酸——”

德拉科猛地一回头,哈利剩下的“刻薄”这个词卡在了喉咙口。然后他不知所措地揉着脑袋,哈哈地笑了两声来掩饰尴尬。
“尖酸-刻薄?”德拉科故意把发音拖得很长,他清晰地看出哈利的不知所措。哈利慌了,趴到他耳边小声说:
“可爱,柔软,甜,奶油,蜂蜜公爵的巧克力,韦斯莱双胞胎的——”
“停。”德拉科用手指按住他的嘴唇。他并不想听到最后一个的内容,而且在哈利面前他希望自己能装出一副厌恶甜食的样子。

“——金丝雀蛋奶饼干,我的爱情,救世主的恋人——”哈利充耳不闻,甚至还在滔滔不绝。
“够了,波特!”
“现在就想要吻你。”哈利一下子停了下来,压低声音说。德拉科的耳垂因为某种原因在可见地变红,直到变成了草莓蛋糕——或者别的什么甜品般可爱的粉色。

“我觉得我们要坐过站了。”德拉科试图转移哈利的注意力。他瘦削的手腕上戴着哈利的旧手表,此时他突然对手表指针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竭力使该死的心跳慢一点再慢一点。哈利深情款款地看着德拉科,他看着那双眼睛,属于自己学院的颜色仿佛在嘲笑他作为一个斯莱特林的脸红心跳。
哈利越凑越近,不是在开玩笑。德拉科开始慢慢后退,直到后背靠上了车门,无处可逃。他开始在车厢内环视,祈祷不要碰见卢修斯的同事,更不要让他们看见哈利·波特。人潮把车厢挤得满满当当的,他的身高还是一个中学男孩的身高,所以他什么也没法看见。

就在这时德拉科身后的门突然开启,两个人都吓得差点拔出魔杖。还好哈利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了德拉科的手臂,德拉科把抽出半截的魔杖又放了回去。他们肩并肩踏出地铁,伴随着德拉科的抱怨:“这至少教会你不要在地铁上接吻。”
“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会。”哈利坚定地说。站在地铁站出口,冬日潮湿的冷空气让他们不自觉地十指相扣,哈利不得不把眼镜摘下来在衣服上擦干水汽。德拉科把半张脸埋进宽大的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哈利。黑发的男人仔细地看着地图,而德拉科对他们将要去哪里毫不关心。
“好了,我们走吧。呃……马尔福?”哈利温柔的声音叫他的姓,真有够怪的。他盯着哈利的侧脸,那个人合起地图扶了扶眼镜对他说话,嘴里因为寒冷而哈出白汽。他的脸在冬日里变得模糊,被街道的冷色调环绕着。

德拉科梦呓似的重复:“现在就想要吻你。”
“什么?”哈利没听清,凑近德拉科的耳边问。
“我说,现在就想要吻你。”
“噢,不行,这可不行。”哈利——又露出那一贯讨人厌的笑容,使得德拉科看了想打他的脸。

“我不想重复。”德拉科任性地说,然后扳住哈利的下巴,侧过脸吻了上去。哈利如梦初醒般唇边漏出一丝惊慌:
“停下,德拉科!我们没法对整个伦敦的人施一忘皆空……”
然而他们接吻了,哈利怀疑世界是不是停止了运行,德拉科缓缓地睁开眼睛,当即他有种想溺死在水里的冲动。
一整片灰蓝的阴郁。微弱的阳光在德拉科的眼睛里反射,像南极洲的落日。一瞬间哈利甚至不知道该先享受德拉科的嘴唇还是眼睛。那双眼睛眨动着,就像北冰洋的风暴,那些咸涩的海水漫出来时,就是他落泪的时候。

哈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握起德拉科冰冷的手放进自己风衣口袋里。“别在接吻的时候睁眼。”他不好意思地说。
“而那就是我的目的。”德拉科说,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按住发热的脸颊,“在地铁口和哈利·波特接吻,梅林啊,我都等不及看卢修斯的表情了。”语气中带着一种近乎自虐的,悲壮。
“我比你先死。”哈利想象着画面说。
“而且难以置信的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他的吻技竟然一塌糊涂!”德拉科说,语气像极了丽塔·基斯特。
“然而不能否认的是,每次和我接吻你都像站在世界中心。”哈利说。
德拉科没有说话。他的手指屈了起来,在哈利的手心里写下了「美梦世界」这两个词。


“唔,我想我们得试试如何大面积施一忘皆空咒了。”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