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

“它们的目的是把氢气转化成可供呼吸的氧气。”
“但我想说,它们是花。仅此而已。”

地下恋情 「哈德」

第一次写HP相关
含韦斯莱双子



“妈的。”哈利被吓了一跳,因为怀里睡着的人骂着脏话醒了过来。好吧,不得不说睡着的德拉科比他清醒时可爱得多。窗户外面下着雨,寒气像摄魂怪一样从墙缝里渗进来。哈利盘腿坐在床上,橘红色的炉火缓慢地跳动着,而德拉科躲在哈利的被子里睡着了。德拉科睡觉时喜欢蜷缩成一团,就像洛莉丝夫人。他狡辩道:“你的寝室太冷了。”眼下炉火烧得滚烫,把德拉科苍白的脸映亮了一部分,他疲倦地紧闭着眼睛,沉默地睡着。
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脑子一热在下午跑来哈利的寝室睡觉。斯莱特林的寝室冷得要命,即使是下午也阴冷难眠。他第三次在斯内普的课上打哈欠时,哈利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去自己的寝室睡觉。胖夫人盯着他的脸尖叫:“哈利!你牵着一个斯莱特林!”和平时不同,宿舍里安静得很,大部分人都去了霍格莫德。哈利再三劝说罗恩带着他的新女朋友去那儿好好过个圣诞而不是又留下来陪他。

“怎么了?”哈利问他,扶了扶眼镜。
“一个很蠢的梦。”德拉科恶狠狠地把睡乱的头发梳到额头后面去。哈利犹豫着伸出双手去扶他,德拉科颤抖了一下。“对不起,我的手太冰了。”哈利抱歉地缩回手。德拉科没说话,拉住他的双手藏进热烘烘的被窝。
“说来听听。”哈利没心思再翻那本赫敏给他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专心致志地对付德拉科·马尔福。对面斯莱特林的一双灰蓝色眼睛躲躲闪闪,就是不看他。
“……梦见我们结婚了。”
哈利没控制住自己吹了声口哨。
德拉科像一条蛇那样盯着他:“司仪让我们交换魔杖。”
他说到这停了下来,嘴角有一丝绷不住的笑意。哈利笑了出来:“所以我们真的换了?”
“然后我骂着脏话冲向那个老东西,然后——就醒了。”德拉科快速地结束了对话,看起来不想再谈这个话题。

“所以我们会真的结婚?”哈利明显想继续。
“用用你的大脑,波特。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婚姻,老蝙蝠不是先杀了你就是先杀了我。”不知道斯内普被他们学院的学生叫这个绰号是什么感想。
“放心吧,他只会说格兰芬多扣五十分。”然后给我来一记阿瓦达索命。哈利在心里补充道,“不过我确信他不知道我们的事儿。”
德拉科睁大了眼睛:“让他知道?我们俩都得完蛋。”
“他会想办法报复我的,估计因为我抢走了他的得意门生。”
“估计因为你在他的课上公然吻一个斯莱特林并因此拿了D。”德拉科讥讽地说,毫不留情。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即使是疑心重重的斯内普教授。哈利对此深信不疑。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甚至有点小小的兴奋和得意,这是他以前的生活中从来没有过的。白日里德拉科和他针锋相对,脏话和毒咒齐飞;然而他们独处的时候——像这样,德拉科整个人都散发着暖气,使他非常想抱他。不过他有时候也会忘了德拉科毕竟还是德拉科,时不时会给他一记咒语的德拉科。
太棒了,无人知晓的恋情,刺激而惊险,霍格沃茨,和德拉科,一级棒。哈利想三呼万岁。

罗恩在男寝室门口和赫敏分手后走进了公共休息室,发现几个人挤在他们的寝室门口,并且把耳朵贴在门上。他认出韦斯莱家辨识性的红发,于是试探性地叫:
“呃,乔治?”
罗恩只叫了一个人,可两个脑袋都回过头来。其中一个煞有介事地说:“发生什么了?罗尼?”
“他在叫我的名字,弗雷德!好吧,怎么了罗恩?”另一个马上说。
“不!我才是乔治!你这冒牌货!”另一个韦斯莱反驳,他朝着他的孪生兄弟冲了过去并且扭打起来。“停下!”罗恩叫道。他的两个哥哥笑嘻嘻地分开,其中一个说:“好吧,我才是乔治。”
弗雷德不满地瞧着他的脸:“你说好要装一整天的!”
“发生了什么?”罗恩问。

“嘘,你不能进去。”乔治神秘兮兮地说。
“因为我们的救世主——”
“正在——”
“——和一个家伙独处!”他们气喘吁吁地分三次说完了一句话,眼睛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
“你们在偷听?”
“真聪明。”弗雷德说。
“不过那人是谁?”
“嗯……可以告诉你,不过我们要做一笔交易。”乔治说。罗恩瞪着他们俩的奸商嘴脸,威胁道:“现在就说,否则我告诉妈妈你们在o.w.ls考试里的成绩。”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互相瞪着,权衡着,最后妥协了。乔治捂住了脸:“好吧,看在你是我们可怜的小弟弟的份上——”
“就告诉你这一次——”
“——是个斯莱特林!”
罗恩惊讶得大喘气。
“而且我百分百确定他是谁。”弗雷德说。他和乔治看着对方的眼睛,坏笑着同时说出:“Draco·Malfoy!”

罗恩想大概是自己的喉咙发出了声音:“马——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哈利会发疯的!他也许在和马尔福决斗,他会受伤的,我得进去找他!”
弗雷德皱起眉头:“行了,谁知道他们在不在决斗,里面安静得像没人一样。况且,”他做了个手势,“谁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呢?”乔治心领神会,露出比以往邪恶好几倍的笑容。
“所以你觉得他们会坐在一起讨论魔药课的学术问题?”罗恩干巴巴地说,“我必须要进去,乔治,让开。”
弗雷德和乔治互看了一眼,做了个口型“他会后悔的”然后摊了摊手。
“如你所愿。”双胞胎夸张地弯下腰让开,罗恩敢发誓他们的脸上藏着什么东西。他深吸一口气好停止颤抖,走了进去。

弗雷德和乔治兴奋极了,因为从罗恩走进去到他尖叫着逃出来并不会超过两分钟。他冲开了他们俩,一路逃到了公共休息室里:“哈利和马尔福!在——在接——接——接吻!梅林啊!”
接吻?孪生兄弟的笑容渐渐消失,他们僵硬地看了一眼对方的脸,同时拔腿就跑。

“我们该庆幸罗恩——呃,韦斯莱冲进来的时候我们没有在做什么奇怪的事,否则一辈子也解释不清。”哈利对他的男友说,试图补救。
“哈利·波特,拔出你的魔杖,决斗。”
“别这样——德拉科!”
德拉科不在乎什么毒咒不毒咒,他现在只想给哈利随便一记什么。哈利突然大步走来,温柔地按住了他的额头吻了上去。
德拉科拼命用余光瞟着门口,绝望地挣扎着。幸好,那里空空荡荡的。
“来吧,德拉科,给我下一记魔咒。”他模糊不清地说,握住德拉科的魔杖尖抵上了自己的心脏。

评论(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