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

“它们的目的是把氢气转化成可供呼吸的氧气。”
“但我想说,它们是花。仅此而已。”

心怀鬼胎 「锤基」

锤基AU
军火贩子和贵族少爷之间的玛丽苏恋爱
最近刚入欧美圈……

三章以内完结(大概)最后一章有车




美好是他们的,ooc和他们是我的。
给不能去看锤基婚礼首映的怨念小伙伴们





「一」

Thor不自然地松了松领带,仰头喝了一口酒,冷冷地望着远处热闹的人群和舞池。秋天的夜晚,Laufey家族在这里举行了盛大的晚宴,所有与其有生意往来的人都收到了请柬,其中就有Thor。一整晚有不少名门小姐举着酒杯优雅地朝他走来,她们的眼神纷纷陷于Thor美丽的金发和浅蓝色的双瞳,但Thor都婉拒了那些可爱的姑娘们,看着她们委屈不甘的身影离开。


他可不想陷进上流社会的交际圈里。
毕竟自己干的是地下勾当,传出去老爸的名声不太好听。


两年前,Thor从父亲那里接手走私军火的生意,这几年混得风生水起。前不久他才成功地向Laufey家族兜售了一大批禁枪和火器,被对方以极高的价格收入。Laufey家族这次邀请他来,完全是出于他们达成了那笔见不得人的交易。也是从那时起,Thor成了Laufeyson为数不多的合作交手人之一。
但这可不代表他要来参加这个和他完全没有半点关系的晚宴啊,Thor苦恼地想着。父亲在世时常常出席这种宴会,但从未带他来过。Laufey托人送来的请柬上用烫金字写着漂亮优雅的英语,对于这样一份请柬,他做不到无视,也造成了他现在独自一人清冷地站在大厅一角的尴尬局面。Thor又喝了一口度数极低的酒,准备把自己灌醉以后溜走。


“晚上好,先生。您是……?”


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清冷得像细碎的冰粒。Thor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身后的人挂着傲慢疏离的微笑,吐出好听的字眼。这个少年并不高,区区到他的下巴,一头柔顺的黑发被梳到了脑后,脸颊精致而苍白,嘴唇的线条极其好看,是极浅得几乎没有血色的粉红。他的身形高挑又纤瘦,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一瞬间千语万言涌上Thor喉咙口,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的男子,甚至不管这是否失礼,过大的信息量淹没了他。
他们见过,在哪里。


Thor就算再愚蠢也知道眼前的这家伙是谁。年轻的Laufeyson,是Laufey家族的二把手,也是最年轻的小少爷,据说不久前才刚刚成年。倒不是Loki的脸有多么眼熟,而是他的声音,Thor肯定自己在哪里听过。他愣愣地看着Loki清秀稚气的面庞,直到对上了他的眼睛。那双墨绿色的,带着神秘和狡黠的眼睛。Thor在那瞬间想了起来。


一个月前,当他向Laufey家族脱手了那一大批军火之后,对方提出了见面,验货。Thor没有拒绝,因为Laufey是远近闻名的贵族,想想对方开出的支票上会有几个零吧,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地点由Thor定在一处郊外的废弃仓库。
“操。”Thor朝手心呵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咒骂着,抽出一根烟点上火。秋天的郊外是灰黄色的,天气格外他妈的冷,这鬼地方正和他意,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披着一头金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像只风中凌乱的大型金毛犬。Thor低着头,一边想着某些空空荡荡的事一边用脚蹭着地面上的昏黄色落叶和干枯的树枝。他看了看腕表,反复确认着时间,然后费劲地拉起仓库的门,一股霉味儿和灰尘席卷而来。仓库里比外边暖和多了,Thor不得不弯下腰钻进那个低矮的小口。天光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晚秋的风要命地吹着,Thor的余光瞟到角落里那一大堆杂乱无章地摆着的木箱。它们看上去是空的,好像曾经装过什么东西,但只要拆掉里面的几块木板,就能看到下面的小惊喜。它们将会为Thor换来十根金条,棒透了。


指针指向十一点的时候,远处的黑暗里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和嘈杂但低沉的人声。Laufeyson?天哪,该不会是个姑娘吧?Thor有些惊讶,他从未听说过Laufey有位小姐。眼前一团黑漆漆的,Thor只能模糊地辨认来人穿着衬衫马甲,身后是十来个清一色黑西装的保镖。

“噢,我希望我们没有来晚,Mr.Odinson”一把好听的青年嗓子在黑暗里响起,清冷而骄傲,语气却生硬得不留情面。“你知道的,Laufeyson一直很准时”是个男的,Thor确信无疑。穿着高跟鞋的男人,唔哦。他突然开始痛恨这里太他妈黑了,不然他还是挺想瞧瞧这位Laufeyson的样子。

“好了,先生们,都快些开箱吧,利索点”Laufeyson不耐烦地拍起了手,像个电视剧里的管家太太。他很瘦,马甲贴着他格外纤细的腰线,衬衫被干练地挽到了小臂处,这是Thor能看见的全部。对面的青年轻快地用脚尖拍打着地面,然后掏出了一样东西点燃。黑暗之中冒出了一片微弱的火光。Thor几乎没来得及思考便条件反射地按住了后腰别住的手枪,他怕这个青年在这里洒满了汽油。这是惯有的手段,他在地底下混了几年,一清二楚。不远处的Laufeyson冷笑起来:

“别紧张,先生,抽根烟而已。”接着飘来一股淡淡的烟味,Thor放下了按在枪上的手。“我失礼了。”“您来一根吗?”
不了,我戒烟。Thor干脆地拒绝了对方。青年在暗中吐了吐舌,不再理会他。Thor借着昏暗的月色看见了青年腰间漆黑的金属反光,他凭借经验马上判断出是手枪。那嚣张地挂在青年松松垮垮的皮带上的枪似乎在嘲笑着他的冲动和愚蠢。Thor暗自埋怨自己的莽撞——Laufeyson根本不认识他。


保镖的动作快得惊人,所有的木箱间的木板被卸下,露出了里面的黑色枪支。一个领头的在Laufeyson耳畔低声说了几句,青年笑了,挥挥手。一只黑色的小箱子被扔到了Thor面前,他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什么。
“您可以现在打开看看,像Laufey家族承诺过的,一分不少。希望我们能够再次合作。”青年漫不经心地说着,用手指绕着耳边的头发,仿佛那箱子里的价值对他而言只是一小笔钱。Thor一边把这位腐朽的少爷恨得咬牙切齿一边不争气地提起了箱子。


“那么,我们先告辞了。对了,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是在一个光亮些的地方,您知道,这里怪黑的。”青年不明所以地笑了起来,似乎心情很好,然后踩着高跟鞋消失在了黑暗里。Thor最后瞧了一眼青年一握的腰和两条腿,差点就忍不住朝他吹口哨了。Thor咬住舌头,默默地记下了Laufeyson这个名字。


那双眼睛,离开前在黑暗之中看向了Thor,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像恶毒的猫咪一样闪着光。不过Thor毫无觉察。


好了,现在他们如愿以偿地在一个“亮些”的地方见面了。Thor看着面前依旧笑得礼貌好看的青年,勾起一个细小得连自己都没发现的笑容。


听说,人们都叫他Loki。Thor嘴角依旧笑着,左手按紧了腰后藏着的迷你匕首。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