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屿

我的英雄学院
轰厨 右轰all轰 左轰只吃轰饭
相泽p 麦相麦 欧相都接受




黑历史下翻
文手,同好求扩列

emmmmm

我:
靠,忘羡也太好了吧,写
靠,ER也太好了吧,写
靠,麦相太好了吧,爆轰太好了吧,我要天天发糖
靠,盾冬也太好了吧,我爱他们一辈子。

随手摸的一段ER
原作太久没看了……估计有bug




我的,领袖。

“我敬仰你,光明。” 他为了祖国的荣光而战斗到底,而他为了他战斗到底。

“从此,为了革命,直到献出我们最后一滴鲜血为止。”“不,安灼拉,你该知道,你是我的法兰西,我的神明,我的大天使,我除了酒精外唯一不可失去的东西。所以请藏起你的六扇羽翼,将这硝烟炮火交给我面对,尽管我在你眼中只是一个醉醺醺的丑陋的老酒鬼。安灼拉,你是那么的美丽,你该去领导ABC,直到法兰西的荣光照耀大地。而我,咳,就当是为了法兰西献出生命好啦,虽然我大可不必,可这是为了你,一想到你们会并肩披着胜利的曙光,我就感到高兴。好了,永远记得我,因为——瞧好了,我——将成为你悲伤而又锐利的武器。”

谋杀三十题

取用随意
限制级 有恐怖成分



1.地毯下的空洞
2.倒着走的时钟
3.胶水引起的窒息死亡
4.情趣游戏中自愿喝下滚水
5.橱柜里「米歇尔」字样的血迹
6.电梯顶上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7.嘴咬住石阶然后被猛踢后脑勺
8.血红,惨白,黏黏的绿
9.「别侧睡,看着我」
10.亲手将两人的脸缝合
11.理发师的刮胡刀上未擦干的血
12.死在公寓里的单身女人,身旁的日历
13.藏在毛衣里的头颅
14.三人合照其中一人的脸被钉上大头钉
15.父母诡异的笑容
16.红心女王的尸体
17.疯狂拍打车窗的某种人形生物
18.大型卖场里衣架间的眼睛
19.我的枕边有张脸
20.沙漏与活埋
21.胃里开始腐烂的
22.卡死在电梯与铁门的狭小缝隙间
23.头顶是近数吨重的浮冰
24.氧气一点一点耗尽
25.有温度的衣服
26.抚摸着真的「她」
27.监视远处大楼的房间无意中看到的
28.代表着自由的死亡方式
29.人皮稻草人
30.最危险的 就在身边

年龄操作

来来来吃粮啦(面无表情
我真高产xx

幼轰 年龄差设
可能ooc

爆轰 略出轰




“我不是小孩子。”
爆豪头痛地看着前面倔强的小鬼,我说是你就得是,他不甘示弱地回答道。爆杀王怎么能被一个小屁孩儿弄得没辙呢,这可真是太丢人了。
昨天他在大学里的同班同学,轰家的小姐轰冬美为难地牵着这个小孩儿的手站在他面前,苦笑着解释家中的种种不便,烦请他帮忙照顾她的弟弟,爆豪被她用的一大串敬语弄得晕头转向。大小姐又告诉他生活费会定时打到他的卡上,并且交给他一只厚厚的信封请他收下。爆豪不喜欢小孩子,而且他也一直过着独居生活,不过他还是接受了下来,因为大小姐在学校里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姑娘,他不愿让她为难。


好了,他现在一直怀疑着,轰冬美这么善良的大小姐怎么会有个如此烦人的小弟弟?虽然轰焦冻不像别的小男孩儿那样总是缠着要吃冰淇淋或者巧克力饼干什么的,可他沉默寡言得像个大人,显得爆豪反而像个闹脾气的小孩,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爆豪又恼火地瞧了一眼轰焦冻,这会儿他正气鼓鼓地偏着脸不看他,因为爆豪刚刚没同意和他一道玩飞行棋。再者,他可不愿意同一个话都讲不清楚的小屁孩聊天,爆豪讨厌小孩子,也讨厌他们说话的方式。


爆豪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轰,愤怒地站起身,粗暴地从柜子里翻出来他小时候和妈妈玩的飞行棋,吹掉上面的灰尘——好啦,他认输了。轰焦冻显得挺开心,大抵是因为他使这个看上去脾气不好的大哥哥陪他玩飞行棋成功了。
爆豪早该意识到自己的游戏运不好,转眼间轰都快转了一圈他都还没扔到六。轰焦冻大概看他又要生气了,好心地让他一局,爆豪把他的棋子摆回去:老子才不要你让!
他们忙活了一下午,可两个人玩飞行棋也没什么意思。轰掰着手指数自己一共赢了几轮,爆豪当了一下午的输家,心里不是滋味。“我赢了,爆……胜己你得让我吃冰淇淋。”什么胜己!难道不应该叫我哥哥吗!老子比你大多少岁啊,爆豪把要吼出来的话一股脑儿咽了回去,他不想和一个小孩子较真,怎么说他也得摆出一点大人的架子。轰焦冻又猜到他想什么了,重复道:“你不能说我是小孩子,我已经满六岁了。而且你也不能说你是大人,你还没毕业呢。”轰焦冻说话还带着点小孩子黏糊糊的口水音,吐字不清却又一本正经地和他讲道理。爆豪可讨厌这样的声音,又被他吵吵得心烦,再一次屈服了,浑身冒火地下楼给他买冰淇淋。


爆豪在超市里转了几圈,挑了几盒冰淇淋,接着他想小孩子会喜欢吃什么,不知不觉搜罗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零食,他心虚地向周围看看,明明都是大学生了还挑这些高中生才吃的零嘴,这可千万不能被熟人看见,他们会笑他没长大似的。他想了想,快速地挑了点牛肉和萝卜缨放进篮子的外侧,打算用这些做晚饭。路过速食货架时他习惯性地去拿盒装咖喱,马上想到了家里的小少爷好像不太能吃辣椒,爆豪愤愤地把咖喱放回货架,要知道辛咖喱可是他的最爱,但还是去挑了冷冻的荞麦面。
爆豪到家的时候瞧见轰焦冻缩在沙发上,似乎睡了。他的心里放起了烟花:万岁!该死的小鬼头终于睡着了。可是轰的耳朵是狼的耳朵吧,听见细小的关门声就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他柔软的头发支棱起几撮,呆呆地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还不清醒的笑,朝着爆豪跑了过去要帮他拿袋子。爆豪弯下腰帮他扯平有点儿皱的上衣边,抚平了他脑袋上支起的头发,轰瞧着爆豪手中的袋子,颇像那种小型的犬类,有点傻乎乎的。
他拿出一支冰淇淋递给轰,并且声明要是想吃冰淇淋今天晚上就得乖乖地喝牛奶。然后他把东西放进冰箱,走进房间温书,准备下个星期该死的考试。该吃饭的时候小孩儿自会来叫他的,不用急。


爆豪正对付着书上的例题,门被要命地敲响,爆豪一把打开门,轰焦冻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我想我们有客人,胜己。”爆豪没来得及问他怎么回事儿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笑得比轰焦冻还傻的绿谷出久。不是说过不能给陌生人开门吗!爆豪在心里问出声,果然是小少爷被宠惯了连这个也不知道,看来有必要给他普及一下安全知识。“小胜,这是……你生的?”绿谷刚出口就后悔了,他应该学会说话前先经过脑子的。瞧着他的幼驯染又要炸了,绿谷赶紧打圆场说:“我我我啥也没说……小胜你别吓着孩子……”


其实没什么重要的事儿,绿谷就住在爆豪家附近,放假了过来找他借笔记和教材。绿谷想着干脆和轰焦冻玩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和小孩子玩熟了。绿谷特别好奇轰的头发——它们像染过的一样,一边儿红一边儿白,他费尽心思想给这孩子弄个酷酷的发型,一定很适合他。轰安安静静地坐在地板上,绿谷把他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小孩儿不满地挣扎着跳下去:“别抱我!这是小孩子才会……”“安静点儿,小少爷,你得学会尊重你的哥哥们。”爆豪夹着笔记本走出来,递给绿谷以后把后脑勺编着小辫儿的轰焦冻抢回来。他捏了捏轰焦冻鼓出来的脸,直到轰不情不愿地叫了声绿谷哥哥,可把卷发的少年欢喜得揉了揉轰的脑袋。轰戳着绿谷的雀斑,被爆豪一下打下手来。
说实话,爆豪挺不乐意看见轰和绿谷关系这么好。


绿谷借完笔记就告辞了,轰挥着手。爆豪把轰放在沙发上,去做晚饭。这又体现了爆豪的迷之人妻属性,他熟练地煮完荞麦面,盯着那锅清汤水犹豫了半天。轰焦冻倒是毫不介意,自己用筷子小口吃着。果真是少爷,爆豪看着他吃东西的样子,心里不屑。晚饭过后轰拿出小学一年级的课本让爆豪教教他认汉字,这回爆豪胜己可真想罢工——他身为二十岁的成年日本男性居然还要教一个小鬼头认汉字。
“林(リン)?啊,也有はやし这种读音,还有,这里写错了,是「百」不是「桃」”“も——も——”“吵死了!不要把声音拉长!”“とどろき—しょと—!”“臭小子!黙れ!”


这样的上课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直到爆豪被轰奶声奶气的声音吵得受不了,率先合起本子勒令他去睡觉。爆豪没忘了去煮牛奶,然后揪着想开溜的轰焦冻灌下去。轰嘴边围着一圈儿白渍,爆豪不得不又把他拉回来擦擦嘴。
然后他瘫在沙发上——堂堂爆杀卿居然沦落到带一个小孩儿,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爆豪想着。然后他从门缝里偷瞄轰是不是睡着了,他不想重蹈覆辙,轰睡眠很浅,万一把他弄醒了又该是一场惨剧,他会拿他那双一明一暗的双眼盯着爆豪,——那么他们俩都别想睡了。万幸的是,轰焦冻在昏黄的光线下,像只幼猫,缩成一团睡着了。


那好吧,向你道声晚安,睡梦中别被虫子咬。
你这纵横该死的少爷。

段子(。)

玩梗
胜出 友情向x(大概




熄灯前,教学楼里传出一把清亮的嗓子叫道:
“爆豪同学我喜欢你!”
女孩子们炸开了锅,纷纷羡慕是哪家可爱的小男朋友如此甜蜜。
然后传来一声大吼:
“刚刚谁tm喊爷名字?绿谷出久是吧,啊?老子明天的对战就搞死你臭久!”
今晚的雄英宿舍楼格外安静。

emergency

摸鱼 今天也非常绝望地在冷坑蹲着




爆豪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灯关掉了,只留着一盏橙黄色的夜灯,安静地发着光。冬日总是天黑得早,窗外的那盆寒酸的绿萝被笼罩在都市文明背后的星辰光辉下。爆豪看了看腕表,十一点差五分。电视里放着无聊低俗的午夜档综艺,声音调得很小,屏幕发出微弱的荧光。爆豪的视线转移到沙发的角落,轰焦冻抱着大号泰迪熊,将脸埋在熊的肚子里,露在外面的右眼下的皮肤白净而光滑。他阖着双眼,由于习惯和过度劳累而皱着眉,显得有点虚弱。现在的他不再是焦冻英雄,他是轰,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露出一小点几乎看不见的脆弱。好看的唇型和上挑的眼尾在爆豪的眼里总是很迷人。他病了,今天早晨他敲开爆豪房门的时候一连整张脸都烧得通红,咳个不停。爆豪,我好像有点发烧,轰带着一点难得的惊慌说道。轰焦冻在非战斗模式下就像个小孩子,结果被爆豪胜己强制软禁在家里,盯着他吃完药之后还是不放心,索性下楼在便利店里买了冷冻咖喱饭和速食的荞麦面,在十五分钟内上了三个不同的新闻头条。爆豪胜己这次没让他出门,替他盖好被子之后,看着松软的棉被下轰露出的半边头发,总很想把脸埋进去蹭蹭。是的,他渴望这么做,不过他很快自我厌恶得皱起了眉头,再三把这个想法赶走后又一次威胁轰焦冻不许踏出家门一步,然后带着点很少有过的焦虑出了门。
他希望轰焦冻能听他的话,不要再尝试烧开门锁什么的,也不要像高中那会儿突发高热,烧得脑子都不清醒了还强撑着和他对战,轰本来占了上风,却被他一记杀伤力不强的出手击倒在场外,双膝跪地倒下。好吧,爆豪承认那时候他有点后悔,也许不止一点。

现在的轰焦冻缩在灰色沙发的一角,身上盖着爆豪胜己的毯子,桌上摆着洗干净的碗,这证明他还是有好好吃饭。他下半身穿着睡裤,浅色的格纹布料下露出一截光着的小腿和裸足。客厅里只有电视的声音,爆豪要去确认一下他还有没有呼吸。他脱下大衣挂好才走过去,用额头抵住轰的前额,确定只是低烧以后帮他盖好了毯子,另一只手把灯调亮一点。轰在他怀里动了一下就醒来了。
“现在是东京时间晚上11时。”爆豪说。

轰咳了几声坐起身子,脸上泛着睡眠导致的缺氧潮红。爆豪胜己起身打开冰箱,里面放着几盒豆腐速冻咖喱还有泡面什么的,皱了皱眉。然后他连外套也没穿,套着毛衣下楼去。过了一会儿上来,拿着几盒冰牛奶。

轰蜷缩着身子,把眼睛以下都埋在毯子里看电视,爆豪套着高领毛衣在厨房里煮牛奶。轰其实并不喜欢牛奶的味道,以前他总是任性地把牛奶扔掉,也直接导致了他在爆豪面前的身高优势在毕业之后一去不复返。爆豪握着透明玻璃杯,眼看着轰用冰凉的双手覆盖上他拿着杯子的手,扬起下巴,然后就着杯口听话而缓慢地咽下热牛奶,温吞吞的液体烫过喉咙咽到胃里变成热量。爆豪给他倒了点水让他吃退烧药。

“现在可以睡一下。”
“胜己,明天我得去事务所了,你知道,绿谷那边最近也忙不过来——”“给老子闭嘴,不要提他。”爆豪打断了轰,简单粗暴地结束了有关他发小的讨论,大概是因为他们和绿谷之间微妙的关系吧。轰明智地闭上了嘴。爆豪转过头来看着他的侧脸,然后用力地吻上轰的唇角。
回过神来的时候轰已经睡着了,手搭在爆豪的手上,枕着他的肩膀。轰无意识地舔过刚刚被爆豪吻红肿的嘴唇,露出一点殷红的舌尖。妈的,这家伙手好冷,爆豪用了点力把他抱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床上。今天是特殊情况,轰病了。希望这个傻子半夜不要再发烧了,又红着脸又喘个不停的,太色情了。说起来轰好像提过想去居酒屋来着,明明毕业的时候大家偷偷喝过酒的,虽然那次下场好惨烈。嗯,带他去吧,顺便再看看他喝醉的样子好了。





评论,评论,给我个评论,求你(大哭)

告白 「上耳」

甜,非常甜,小学生谈恋爱x
梗是日本现在很火的学校天台告白大会
最近大概要开始闭关了,已经初三了,谢谢大家





“好,本校的「爱告白」大会正式开始!”

雄英某些方面真是蠢死了,耳郎无不嫌弃地想着,放弃般戴上了耳机。明明平时的训练校风什么的都很严谨,居然接了一档子综艺。据说是个人气很高的热门节目番组推出的新游戏,主打是让少年少女站到学校的天台上告白。因为麦克老师最近有在追那档综艺,所以就说服校长接了下来,结果被相泽骂了一顿。
其实嘛,也没什么不好的。准确来说爆点和尖叫声都很多,除去某个追动漫过火的阿宅爬上去模仿角色大喊一声:“我要成为日本第一!”被拖了下去以外,这次大概会成就不少情侣吧。不过她不在意,反正不关我的事,耳郎低着头,耐心地用脚尖踢着地面。这个想法马上被证明大错特错。本来安静如鸡的1A班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尖叫声,耳郎被御茶子拼命地摇着肩膀抬头——看到了天台上那个黄色头发的少年。

上鸣觉得自己真不如跳下去一了百了算了,可惜麦克老师拽着他腰上绑着的安全绳还对着他满面笑容地比拇指。他不应该相信班上那几个根本没谈过恋爱的童贞对他振振有词地谈恋爱之道。真的是,都怪爆豪和切岛那家伙,轻易就被热火朝天的气氛感染了啊。上鸣轻咳一声,哇,腿不得了地在抖。他深吸一口气,站上天台边缘。

“我!(おれ),英雄科1年A组的上鸣电气,有一句话想要对喜欢的人说!”上鸣声音里的颤抖被听得清清楚楚,他大声喊得几乎要破音,有点可怜又好笑。
耳郎戴着耳机,眼睛向上望去,在不经意间与上鸣的眼神交汇。耳边依然是乐队发行的新曲,她什么都听不见。上鸣?看起来要告白吧,真了不起啊。

“同为英雄科,1A组的——”,上鸣闭了闭眼,然后放弃般大喊道“耳郎响香同学!”耳郎看到身边的女孩子们都捂着嘴尖叫着与她拉开了距离,眼中满是羡慕与惊讶。全校的目光仿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戴着耳机,双手仍然插在口袋里。
为什么?大家都……看着我……上鸣?

“虽然,你总是取笑我,但是!”少年一字一顿地喊道,话语里是从未有过的决心。“但是,从很久以前,我……一直喜欢着你!”身边的人都鼓掌尖叫着,耳郎捂着耳机,尽管听不见,她的脸居然红了一些。自己的心声,没有发动个性都被听得清清楚楚。要取下耳机吗?那样……会听见的是……
“所以,请你——”

耳边传来的是尖锐而刺耳的声音,少年的嗓音仿佛过了一百年才传入她的耳中,一瞬间她有种失聪的感觉。她的耳机被同班的御茶子和八百万扯下拿走,其他人雀跃地推着她向前。直到,那句话清晰地传入她的耳中:“所以,请你务必和我交往!”她揉揉潮红的眼睛,不好意思地压着嘴角的微笑,抬头直视天台上的少年:
“嗯。”简单的音节有莫大的力量,瞬间引燃了全校的尖叫。“耳郎同学,能让我直呼你的名字吗?因为,我们已经有在交往了,对吧!”上鸣看起来万分地惊讶,在看到耳郎用力地点头后叫道:
“那我要叫了哦——响香,我喜欢你!”

天空传来爆破的响声,彩带和纸屑从天空飘飘洒洒落下,欢呼声和笑声盖掉了一切。“上鸣同学是今天第五十名告白的同学哟。”午夜曾在后台悄悄地告诉他。原来这算是帮助自己的告白吗……幸好成功了。上鸣趴在栏杆上,在漫天飞舞的色彩中再一次看见耳郎重新戴回了耳机,眼神似是无意地看向他,朝他默契地招了招手。

一起走吗,上鸣背着书包站在耳郎面前,刻意地回避她的眼神。耳郎没说什么,背起书包,半晌轻声回答,嗯。
“那个,响香,回答呀。”什么?耳郎干脆直接用眼神询问。“你不用直呼我的名字吗?”上鸣问得倒是干脆。

耳郎偏过头,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回答道:“傻子”戴上了耳机。
不过这次,分给了上鸣一只。




后续:
双人对战中两人奇迹般分到了一组。上鸣刚要得意洋洋地发动十万伏特就被耳郎的心声:“上鸣电气!”几乎震破耳膜。
“响香以后也叫我电气吧”,这次算满足他的心愿了吗。

坦诚相见。

名字像车,不过并不是x

爆轰 麦相麦
主要想写老师们双色气(双受)
别人熬夜开黑我熬夜产粮
我这么努力你们确定不来看看吗qwq熬夜很累的还可能有错别字……







“操,热死了。”爆豪先吐出这句话,在确定相泽老师不会来查房之后男宿舍很快被年轻男孩子的各种抱怨和粗口充满。雄英的修学旅行定在最热的夏天,本以为终于盼到了正常学校会有的活动,结果还是失算了。
“真的是,谁知道这里没有空调啊!”“喂喂这个不是重点吧!大夏天还跟一帮老爷们睡一起是要闹哪样啊!”峰田的话瞬间引发众怒:“谁想跟你一起睡!”

本来都是血性的少年,几个热得睡不着的男生想起班主任好像说过不会来管他们,教师宿舍离他们的房间也挺远的。“我说,要不洗澡去吧,反正都是热。”切岛一提出这个意见,顿时很多人举双手赞成。爆豪并不习惯和男生一起洗澡,苦于太热倒也想都不想答应了。少年们七嘴八舌准备出门时爆豪留意到床位最里的轰抱着膝盖侧躺着,于是走过去看了一眼。轰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看见爆豪凑近的脸后努力地张开眼睛,声音黏黏的,有些醒来后的嘶哑:“爆豪君……”
轰的身上一滴汗都没出,明显是个性的作用。怪不得他今天一声不吭地把床位挪到最里面……原来预料到了结果,真是狡猾。爆豪冷笑着拎起轰的睡衣领子,“你今天不去跟着洗澡也别想睡了,我发誓。”轰本来想道个歉什么的,结果逃不过被爆豪拎去了浴室。

浴室是开放式的,也就是不设有隔间。但好像没人在意这个,用切岛的话来说,就是“都是男人嘛,有什么好看的……当然,尺寸什么的……”爆豪褪下内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干脆地裸着身子走进浴室。轰穿着煞风景的灰色男士内裤还是四角的,爆豪当然也预料到了结果。

“哇啊……切岛你的不错嘛~”“濑吕真的是看不出来啊”“上鸣的也挺长的呢……”“啊哈哈哈那是当然,顺便我硬/起来更长哦~”“诶让我们看看啊!”“去死吧谁会对着你们硬啊!”
这种对话,也在轰的意料之中。

爆豪很快就加入了切岛上鸣濑吕他们的队伍,剩下的绿谷常暗饭田这些比较正常的男孩子就有些害羞,饭田心虚地擦着根本没有起雾的镜片,绿谷左看右看时不时干咳几声。正当比尺寸的吵吵闹闹害羞的遮遮掩掩地走进浴室时,就连平时最不正经的峰田都觉得尴尬无比,更不用说切岛他们了。

他们的班主任,只有腰间裹着浴巾,和站在一旁的金发男子谈话。相泽面无表情地擦着黑色长发上的水,似是漫不经心地听着麦克的笑话,却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笨蛋啊你……”一句话刚脱口而出,门口就轰轰烈烈闯进一大堆自己平日里的学生。爆豪亲眼看着班主任的脸变得僵硬,内心却有点想笑。裸着倒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师之间的谈话……太像打情骂俏了吧……而且麦克老师还没有裹浴巾……这种情况下就连平时最浪的麦克都说不出话来。何况现在的他失去了发胶,damn it,feels like i'm naked(actually…it is.麦克披下长发的样子不得不说真的像女孩子一样,要是去掉胡子简直就是金发碧眼的美人啊!看着平时两个发型让人恨不得帮他们洗干净梳下来的老师突然披下了长发,还是近乎全裸的状态,不知道哪里响起了咽口水的声音。

真不愧是成年男子啊,和少年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是大人。

两人的肌肉线条什么的都很不错。麦克大概由于过度依赖个性的结果是腰线较为纤细瘦弱,而相泽老师的身材真是完全看不出来,毕竟就连夏天都裹得严严实实的,时不时还钻进睡袋好半天不出来,能看到他的裸/体才是不可能吧。吃了一惊呢,特别多的伤痕,有些看上去好可怕……但是胸肌和腹肌都很结实啊……怪不得体能那么强。

相泽愣了愣,马上镇定地开口:“半个小时之后熄灯,你们看着办。”麦克也搬出身为教师的架子:“别老盯着看,要洗就快点come on boys!”身为老师从生理上教育学生的职责也是必要的,两位人民教师不约而同地想道。

多亏了老师们的在场,晒吊大赛并没有得以继续。麦克在未成年面前也收敛了许多,老老实实地把话题往健康的方向引。男生们显然是轻信了班主任“半个小时之后熄灯”的谣言,手忙脚乱地冲完之后就逃离了这个空气都尴尬起来的地方。

“班主任呐,好坏。”湿漉漉的金发从肩膀滑落,麦克半睁眼睛轻咬相泽的耳骨,微笑得不像平时的他。“在这里?等到回教师宿舍。”相泽捂住浴巾下撑起的那块忍住欲情,也吐着气,轻笑回答身后的人。“那里还有别的后辈呢,消太想吵醒他们吗,叫得最大声的人是你哦。”
相泽突然反身按住金发男人,狠狠地咬住他说着情话的嘴唇,相泽在体力上远胜过麦克,这下手劲大得不行。两人像是不服输的双狼一般,虽然眼里已染上渴求的情欲。“看看谁叫得更大声,麦克。”相泽喘息着,操着不稳的腔调说道,对面的人舔了舔刚刚被咬得红肿的唇,欲/求不满似的轻喘,“我不会输给你的哦,班主任。”

黑暗的宿舍里,安静下来的男孩子的呼吸声让人听了感觉像是天使。轰半醒半睡之际看到了身前不知何时挪过来的爆豪胜己。“别给老子误会,你这凉快,听见没”爆豪压低了声音解释道,尽量小声地躺下以免吵醒轰和其他人。轰软软的声音像家猫一样哼了一声,凑近了一些就阖上眼睛。爆豪看着轰轻颤的睫毛,低声骂道:“蠢货”伸手小心翼翼地拥住轰焦冻,一边提醒自己,只是因为凉快才这么做的,只是因为凉快。

轰在暗中睁眼,小心地又往里挪了些许。头顶爆豪小声的笑传来。“明天早上起来被他们看到就麻烦了。”“给老子闭眼。”
大概是因为都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红透的脸吧。












番外

翌日清晨。
不知道是谁困得半死颤巍巍地提醒道:“相泽老师和麦克老师不会晕倒在浴室了吧……”
爆豪的声音传来:“说不定他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事……”然后是切岛:“诶!!不会是…!”被爆豪捂住了嘴,轰还没醒,切岛却完全清醒过来并且十分兴奋。
最后切岛摸去浴室的计划还是失败了,爆豪拦下那家伙美名其曰不想让你留下阴影,性教育什么的还是留到以后吧。